熱線電話:0311-85290821   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拳王張偉麗:盡早結束比賽是對對手最大的仁慈

時間:2019年09月12日    熱線:0311-85290821   來源:中國新聞周刊

 張偉麗。攝影/中國新聞周刊記者 董潔旭
張偉麗。攝影/中國新聞周刊記者 董潔旭

  這一次,她拿下了UFC第一條金腰帶

  拳王張偉麗:盡早結束比賽是對對手最大的仁慈

 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/隗延章

  發于2019.9.16總第916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  北京順義一家農家樂,張偉麗的慶功宴正在進行。張偉麗和她的教練,依次走到吧臺邊,拿起灰色喇叭,向來賓致辭。講話間,由于音響故障,聲音幾度中斷。相比她拿到中國第一個UFC金腰帶的世界冠軍身份,這場慶功宴的場所多少顯得有些簡陋。

  致辭結束,張偉麗開始挨桌敬酒,談起三天前的比賽,“上場前,她一直在籠子對面瞪我,蔡哥說,你也瞪她。我就瞪她,她瞪我是那種裝出來的瞪,我瞪她是要吃了你的瞪,那時我就覺得我能贏。”她這樣說。

  8月31日,深圳大運中心體育館,八角籠里,張偉麗只用42秒,就擊敗了巴西選手杰西卡·安德拉德,成為中國第一個在UFC獲得世界冠軍的女選手。

  獲勝當晚,她奪得金腰帶的消息迅速竄上微博熱搜。很多人是第一次知道了UFC這一比賽和MMA這項運動。MMA是指綜合格斗,規則比拳擊、自由搏擊和散打更為開放,選手可以站立打,也可地面纏斗,要掌握柔術、拳擊、泰拳、摔跤、截拳道等多種格斗術。近年來,該運動兩次走進大眾視野,均與MMA賽事本身無關,一次是打假傳統武術的徐曉東,自稱“MMA第一人”,另一次,則是2017年的“涼山格斗孤兒事件”。而這一次,張偉麗奪冠,終于算是讓這項運動以它本身該有的樣貌進入公眾視野。

  UFC,是MMA這項運動在全球最重要的賽事,標志性的比賽場地,是一個由金屬鐵網組成的八角籠,因此也被稱為“籠斗”。

  在中國,UFC的簽約選手有11位,其中女選手只有3位。女選手的紀錄幾乎都是由張偉麗創造:她是第一個打入UFC前十五名,第一個打入UFC前十名,以及第一個獲得UFC冠軍的人。如果UFC沒有張偉麗,那么中國女選手的最好成績是閆曉楠獲得的第15名。

  武俠夢與散打冠軍

  如今,張偉麗被媒體稱為“中國最能打的女人”,但最初吸引她的,卻是因為一直被影視劇神化、實戰能力卻有限的傳統武術。彼時正值上世紀90年代,武俠片、瓊瑤劇風靡全國。張偉麗兩種都愛看,但她向往的不是成為瓊瑤劇女主角,而是成為武俠片中的大俠。“那時候以為會武術就能飛。”張偉麗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回憶。

  家人眼中,張偉麗是一個好動的孩子。她的大哥張偉峰記得,村里的房子不高,挨得近,小時候,張偉麗常在房頂和房頂之間跑來跑去。父母給她買的球鞋,她一周就踢爛。有一段時間,村里的孩子流行練輕功,張偉麗的父母就在院子里挖一個坑,讓她從坑里往外跳,她越跳越高,坑越挖越深,直到坑深到張偉麗腰,她依然能跳出來。

  張偉麗的家鄉是河北省邯鄲的一個村莊,父母是煤礦工人。邯鄲素有習武傳統,是楊氏太極的發源地。張偉麗最早接觸武術時6歲,跟隨村里一個習武的師傅,練習武術套路,訓練體能。

  讀小學之后,每年,她都會和父母說,自己想去武校。小學畢業前,父母一直沒答應她。直到張偉麗12歲的一天,父母和她在親戚家串門,親戚對她母親說,“你可以把她送去(武校),你看她就跟男孩子似的,是金子到哪兒都發光。“她母親問張偉麗,想不想去武校?”張偉麗說:“想。”

  幾經考察,張偉麗的父母確定武校也能學習文化課之后,將她送至邯鄲一所武術學校。學校三百多人,女生只有二十多個,每年學費和食宿費用兩千多元。

  這是一段艱苦的生活。學校沒餐廳,吃飯蹲操場。宿舍20人一間,有窗戶,沒玻璃,窗戶的位置只是墻上的一個洞。夏天,宿舍的電線上,常爬滿蒼蠅,看起來像麻繩一樣粗,一碰,蒼蠅呼啦飛起來。夜里,老鼠會從窗戶爬進來,有次直接從張偉麗身上爬過去。冬天,放在宿舍的水會結冰。

  教練的管理方式也都相對粗暴。張偉麗入學第二周,同學在背后踹了她一腳,她追上去打同學,被教練看到。教練拿著棍子,甩了她兩下,有次教練要求男女賽跑,女生沒跑過男生,每個女的就都挨了一耳光。

  但她從未想過離開武校。“那時覺得,讀武校就應該挨打,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。”張偉麗說。

  武校第一年,學生要練基本武術套路。第二年,優秀的學生,有三個選擇方向:散打、跆拳道和武術表演。多數女生會選擇相對輕松,以后有機會從事演藝工作的武術表演。散打則是最苦的方向,平均每天要多訓練數個小時,也常會在訓練中被打得鼻青臉腫。

  張偉麗選擇了散打。14歲那年,張偉麗獲得河北省散打冠軍。那時,能在散打打出成績的學生,面前有三條路:當武警、去省散打隊、讀大學。當時河北省沒有散打的省隊,張偉麗經一位師姐介紹,去了南京,成為江蘇省散打隊的一名隊員。

  這一年是2005年。日后讓張偉麗名聲大噪的MMA運動,在國內出現首個名為《英雄榜》的賽事。由于這檔賽事的出現,張鐵泉、熬海林、戴雙海等散打選手,轉型成為國內第一批MMA選手。

  離開與回歸

  與格斗有關的項目,無論是拳擊、散打、自由搏擊,還是如今熱鬧的MMA,都是貧苦、艱難的行當。當年張偉麗在江蘇省散打隊時,每年賽事很少。而一旦退役,由于運動員普遍文化水平不高,在社會上找工作并不容易。

  2008年,舉國都在為運動員歡呼,但作為非奧運正式項目的散打,卻不在其中。這一年,張偉麗在參加全國散打錦標賽前,腰受傷了,一周要休息四天,幾乎沒法參加訓練和比賽。家人建議她“停一停”,就這樣,她離開江蘇省散打隊。

  張偉麗休息了一段時間,來到北京,成為一名“北漂”。她換了各種各樣的工作:在幼兒園做老師、在酒店做前臺。

  哥哥張偉峰記得,有一次和張偉麗見面,張偉麗向他提起,自己還是想打拳。

  2010年,張偉麗去北京和平橋的一家健身房應聘前臺。面試那天,她見到館里有一個搏擊擂臺,眼前一亮,問店長,“沒客人的時候能不能在這練?”店長說可以,她當即答應第二天來上班,甚至忘記問工資。

  上班第二天,她在健身房見到知名MMA選手吳昊天。那段時間,吳昊天正在訓練柔術。兩人熟悉后,張偉麗常在健身房下班之后,與吳昊天一起訓練。吳昊天記得,張偉麗學得很快,“她以前接觸過武術,有基礎,學柔術時,可能三個月就達到別人一年的效果。”吳昊天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。

  彼時,國內已經有一些像張鐵泉這樣的MMA男選手,進入UFC打比賽。但UFC尚無女子賽事,直到兩三年后,美國人隆達·羅西才成為UFC歷史上首位女冠軍。

  一次,張偉麗正在和吳昊天對打,一位叫蔡學軍的商人在一旁觀戰。蔡學軍是中國MMA領域的第一批經理人。

  那天,蔡學軍在一旁,見到張偉麗和吳昊天打著打著,都急了,互相不收勁兒。“當時就覺得,從她的身體素質,還有那股‘勁兒’看,如果我們能將以前訓練MMA運動員的經驗,放在她身上,她會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運動員。”蔡學軍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回憶。

  國內也陸續出現一些女性的MMA小型賽事。蔡學軍給張偉麗介紹了一場業余比賽。賽前,賽事方要求選手必須減重到56kg。張偉麗花3天時間,減重到56kg,到了賽場稱重時,卻發現對手超重,比賽依然進行。這場比賽,張偉麗輸了,成為她迄今為止的唯一敗績。

  這激起張偉麗的勝負心,“她覺得輸得特別冤,‘我也行,憑什么?’”蔡學軍回憶。大概在這段時間,張偉麗發了一條微博:“我相信只要不放棄,我可以站在UFC拳臺!”之后,她又參加了一些業余賽事,引起新加坡賽事ONE FC的注意。

  張偉麗問蔡學軍意見,蔡學軍告訴她,想打比賽,得辭掉工作,專心訓練。張偉麗辭去當時月薪2萬多元的健身房銷售工作,成為一名職業MMA選手。

  擊敗假想敵

  張偉麗現在住在順義一棟別墅的三樓,房子是與公司同事合租的,養了小貓小狗。早晨起來,6公里折返跑,上午練習3小時拳擊,下午換成柔術或是摔跤,到了晚上是一兩個小時的體能訓練。睡前,她會將手機上交,準時休息。一周只休息一天。

  張偉麗成為職業選手之后,日常生活一直就是這樣。她曾經遠離擂臺5年,不想再錯過機會。

  那時,她的偶像是UFC第一位女冠軍隆達·羅西。她在訓練中,則以當時的UFC世界冠軍喬安娜作為假想敵。兩年后,喬安娜輸了,她的假想敵變成另一位高手羅斯,當安德拉德打贏羅斯,她的假想敵又變成安德拉德。

  2014年,張偉麗準備打ONE FC比賽前。一天,她去看MMA選手李景亮備戰,泰拳教練在訓練完選手,提出幫張偉麗訓練打靶。她覺得機會難得,沒熱身的情況下,踢靶5分鐘。走下擂臺,感到后背一陣疼痛。

  她去醫院拍片子,醫生告訴她,肌肉拉傷了。職業生涯剛重新開始,張偉麗又一次因為腰傷,停止訓練。

  那時,蔡學軍正要開一家搏擊俱樂部,提出可以和張偉麗合伙。后來,張偉麗輾轉找到武校師弟韓競賽和樊希文,邀請他們加入進來,一起經營,兩人同意。彼時,韓競賽在一個少兒武術培訓機構做教練,樊希文在IT公司上班。當初武校的同學,大多都未從事與搏擊有關的工作。多數男生,畢業后去學了修車,或者去山東藍翔技校,開挖掘機。女孩基本已經嫁人。

  2016年6月,張偉麗腰傷康復。彼時,國內有女性參加的MMA比賽,主要是《武林風》和《昆侖決》,這是兩檔有國際影響力的博擊賽事的電視節目。蔡學軍先去找了《武林風》和一些小型賽事,賽事方嫌張偉麗是新人,拒絕了。蔡學軍甚至提出,如果讓張偉麗參賽,他可以提供首場比賽的獎金,對方仍然沒同意。

  蔡學軍又找到《昆侖決》的賽事總監,對方看了張偉麗的訓練視頻,同意張偉麗在《昆侖決》比賽。

  這個前散打運動員,重新站在擂臺,迎接她的是一連串勝利:2016年,張偉麗在《昆侖決》連勝6場。2017年,張偉麗在《昆侖決》連勝7場,并獲得2017年《昆侖決》蠅量級、草量級雙級別世界冠軍。

  收入也在好轉。在《昆侖決》參賽期間,她每月固定收入1萬元,贏一場比賽獎金2萬,平均一個半月一場比賽。

  2016年,在《昆侖決》打出名氣之后,UFC找到張偉麗。如果張偉麗簽約,她會成為中國第一個簽約UFC的女選手。但壞處也有,簽約UFC的選手,不允許再參加其他賽事,UFC一年三場比賽,會損失大量積累比賽經驗的機會。

  她與蔡學軍商量,蔡學軍建議她放棄,因為覺得她基本功和實戰經驗都不太扎實,且“‘UFC第一人’這名頭太虛了,比賽重要的是要有成績。簽得早,不如打得好。”蔡學軍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回憶當時的想法。一年之后,閆曉楠簽約UFC,成為UFC簽約的首位中國女選手。

  2018年,張偉麗覺得準備好了。當年5月與UFC簽約。之后連勝3場:8月份第一場比賽三回合判定戰勝美國選手泰勒,11月份第一回合十字固降服阿吉拉爾,今年3月份拿下排名前十的托雷斯。

  其中,張偉麗與阿吉拉爾的比賽中,張偉麗用肘,向對手面部砸擊,致大量出血,對手仍不放棄還擊。張偉麗最終使用十字固,迫使對方認輸。這場比賽和張偉麗的所有比賽體現出類似的風格:迅速結束戰斗。“早早結束才是對對手最大的仁慈。”張偉麗說。

  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時,張偉麗卻又陷入窘境:沒人愿意和她打了。“我是個新人,她們和我打,打贏了會被認為是正常,打輸了就血虧。”張偉麗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分析被拒絕原因。

  今年6月,一天凌晨4點,張偉麗正在睡覺,有人敲門,開門一看是蔡學軍。蔡學軍告訴她,“你的對手定了”。“是喬安娜嗎?”“不是”。張偉麗又連說了幾個名字,蔡學軍都說不是。最終,蔡學軍告訴她,“你要跟冠軍安德拉德打。”

  那天晚上,張偉麗心情激動,甚至想不睡覺,只想立刻起來訓練。她將這位UFC冠軍選手視為假想敵已經幾年,終于可以真正對戰。三個月后,深圳大運中心體育館,張偉麗擊敗了安德拉德,只用了42秒,拿下中國在UFC的第一條金腰帶。

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2019年第34期

  聲明:刊用《中國新聞周刊》稿件務經書面授權

編輯:【梁周杰】
中新社簡介      |      關于我們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聞熱線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投稿信箱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法律顧問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

彩计划9cbcc下载_